佛學講座 - 心靈導航 - 莫 種 惡 因 , 惡 果 難 逃
莫 種 惡 因 , 惡 果 難 逃

「 佛 陀 , 不 好 了 。 敵 人 大 軍 殺 到 。 」 一 個 信 士 驚 慌 得 失 魂 落 魄 地 進 來 , 語 無 倫 次 , 瞪 望 著 佛 陀 。 佛 陀 沉 默 無 言 。 阿 難 問 : 「 究 是 甚 麼 事 ? 你 定 神 再 說 吧 ! 」


稍 後 , 大 家 清 楚 , 原 來 是 鄰 國 毗 琉 璃 王 率 領 大 軍 進 攻 , 軍 隊 已 經 聚 集 在 城 郊 十 里 , 而 懈 怠 放 逸 慣 了 的 迦 毗 羅 國 政 府 , 尚 不 知 情 。 阿 難 問 : 「 佛 陀 , 這 究 竟 是 甚 麼 一 回 事 ? 」 佛 陀 說 : 「 是 現 世 的 惡 因 惡 果 。 二 十 年 前 , 鄰 國 波 斯 匿 王 來 求 親 , 擬 想 娶 得 一 位 公 主 為 妃 。 摩 訶 男 王 自 恃 是 優 等 民 族 , 鄙 視 對 方 祖 先 是 奴 隸 身 份 。 不 願 把 自 己 的 貴 女 和 賤 民 許 配 。 自 尊 心 作 祟 , 揀 選 了 一 個 美 麗 的 宮 婢 , 認 作 是 女 兒 , 將 就 嫁 了 出 去 。 婚 後 , 夫 妻 很 恩 愛 , 不 久 , 生 了 毗 琉 璃 王 子 。 他 聰 明 、 強 壯 , 自 小 威 武 過 人 , 極 得 父 親 寵 愛 。 八 歲 , 到 迦 毗 羅 國 學 習 箭 術 。 一 天 , 遊 逛 御 花 園 , 無 意 中 誤 闖 尚 未 開 幕 啟 用 的 新 殿 堂 。 被 驕 傲 專 橫 的 釋 迦 族 人 發 現 , 認 為 無 禮 , 褻 瀆 了 神 聖 莊 嚴 , 下 令 把 毗 琉 璃 腳 跡 所 經 的 路 徑 , 都 掘 起 七 尺 , 再 填 補 新 泥 , 然 後 塗 上 油 漆 。 毗 琉 璃 知 道 消 息 , 初 時 不 明 白 , 後 來 根 究 之 下 , 盡 悉 原 委 , 非 常 憤 怒 , 認 為 奇 恥 大 辱 。 他 發 誓 : 長 大 為 王 之 後 , 一 定 攻 打 迦 毗 羅 國 , 報 仇 雪 恨 。 」 佛 陀 說 : 「 欺 騙 手 段 以 及 自 高 自 大 盛 勢 凌 人 , 都 是 錯 誤 , 種 下 不 貞 實 的 惡 種 , 會 收 到 災 難 的 惡 報 。 現 在 真 的 大 禍 來 臨 , 自 食 其 果 了 。 」 佛 陀 和 眾 人 在 閣 樓 眺 望 ─ ─ 響 亮 的 顰 鼓 聲 音 正 進 行 著 , 大 軍 已 經 逼 近 。


毗 琉 璃 王 和 一 眾 將 軍 衣 甲 鮮 明 , 人 強 馬 壯 , 旌 旗 輝 煌 地 飄 舞 , 好 不 耀 武 揚 威 。 佛 陀 隨 即 出 城 , 坐 在 城 牆 邊 緣 的 路 上 , 身 旁 是 一 棵 無 枝 無 葉 的 枯 樹 , 陽 光 炙 熱 的 曬 照 著 。 毗 琉 璃 王 來 到 , 他 立 刻 滾 身 下 馬 , 叩 見 佛 陀 , 說 道 : 「 佛 陀 , 言 裡 很 多 緣 蔭 婆 娑 的 樹 木 , 為 甚 麼 要 坐 在 枯 木 下 邊 ? 太 陽 會 曬 傷 的 呵 ! 」 佛 陀 說 : 「 我 快 要 成 為 沒 有 親 族 蔭 護 的 人 ; 好 像 這 幹 枯 木 , 沒 有 樹 葉 遮 蔽 一 樣 。 我 和 枯 樹 受 到 同 樣 遭 遇 , 同 病 相 憐 , 所 以 , 我 坐 在 枯 樹 下 面 。 」 毗 琉 璃 王 明 白 佛 陀 所 說 , 為 著 尊 重 佛 陀 , 他 下 令 退 兵 。 隔 了 三 個 月 , 毘 琉 璃 第 二 次 、 第 三 次 起 兵 , 佛 陀 一 樣 坐 在 枯 樹 下 。 毗 琉 璃 王 一 樣 退 兵 。 第 四 次 , 佛 陀 不 再 出 現 , 因 為 迦 毗 羅 國 子 民 和 王 室 惡 業 難 逃 了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