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學講座 - 心靈導航 - 業 與 因 果
業 與 因 果

佛 教 說 的 「 業 」 字 , 是 事 業 的 「 業 」 ; 而 不 是 冤 孽 的 「 孽」 。 冤 孽 一 定 是 惡 性 的 。

佛 教 說 作 業 的 「 業 」 包 涵 三 性 : 善 性 、 惡 性 及 中 性 ( 非 善 非 惡 ) 。 修 學 良 好 品 德 , 是 善 業 。 做 殺 盜 婬 妄 等 罪 行 , 或 為 非 作 歹 是 惡 業 。 此 外 , 憑 個 人 興 趣 蒔 花 種 木 , 無 傷 大 雅 的 是 中 性 業 。

業 行 不 出 三 種 類 別 。 ( 一 ) 身 業 : 身 體 所 造 行 為 。 ( 二 ) 口 業 : 口 舌 言 語 範 圍 。 ( 三 ) 意 業 : 思 維 、 想 像 。 三 業 中 以 意 業 為 主 體 ; 操 縱 身 、 口 兩 業 , 成 為 實 際 具 體 行 動 。

業 , 分 有 共 業 和 別 業 。 共 業 : 是 眾 生 共 同 感 受 的 業 報 , 例 如 , 在 和 平 時 代 , 繁 榮 的 社 會 , 人 民 安 居 樂 業 , 這 是 共 業 善報 。

相 反 , 戢 亂 期 間 , 人 民 處 於 水 深 火 熱 的 環 境 , 便 屬 於 共 業 惡 報 。 但 是 , 不 論 善 報 仰 或 惡 果 的 共 業 , 都 有 共 中 不 共 , 即 是 歡 樂 之 中 , 也 有 悲 不 幸 ; 而 惡 劣 境 界 , 亦 有 人 逃 出 生 天 。

至 於 別 業 , 則 是 個 人 壽 夭 窮 通 等 等 便 是 。

凡 是 業 報 , 必 有 業 因 , 善 因 有 善 報 , 惡 因 有 惡 報 。 身 業 、 語 業 發 生 作 用 , 大 都 經 過 意 識 思 維 。 仁 愛 與 怨 恨 之 類 , 就 如 種 子 落 在 心 田 , 累 積 習 慣 , 是 業 的 潛 伏 力 , 當 它 勢 用 強 力 , 遇 緣 即 發 , 招 致 未 來 果 報 。

緣 , 是 幫 助 種 子 ( 因 ) 生 起 果 報 的 要 點 。 佛 陀 說 : 「 強 緣 引 弱 種 」 。 舉 例 說 : 北 美 洲 房 子 前 後 , 大 多 有 塊 草 地 , 綠 草 如 茵 , 旁 邊 種 些 鬱 金 香 、 風 信 子 、 洋 百 合 。 夏 天 、 秋 天 、 嚴 冬 、 雨 水 霜 雪 常 淋 灕 濕 潤 , 滲 透 泥 土 。 奇 怪 種 子 總 不 抽 芽 茁 長 ; 一 定 要 到 春 季 了 , 好 像 魔 術 , 百 卉 的 嫩 芽 才 冒 出 頭 來 。 短 莖 綠 葉 , 萬 紫 千 紅 , 繁 花 燦 爛 , 風 光 一 番 。 直 至 凋 零 萎 落 , 種 子 埋 藏 地 下 , 不 會 腐 爛 , 等 待 明 春 來 臨 。 春 天 氣 息 , 是 強 烈 的 緣 。

筆 者 頗 喜 愛 古 詩 ─ 陌 上 吟 , 描 寫 一 位 採 桑 女 士 , 名 叫 羅 敷 , 在 里 陌 間 謝 絕 一 位 長 官 的 愛 慕 。 她 先 說 自 己 家 世 不 薄 : 「 妾 家 高 樓 連 苑 起 , 良 人 執 戟 光 明 裏 , …… 史 君 自 有 婦 , 羅 敷 自 有 夫 , 還 君 明 珠 雙 淚 垂 , 很 不 相 逢 未 嫁 時 。 」 這 種 發 乎 情 , 止 乎 禮 的 行 為 , 是 善 行 之 因 , 也 是 善 報 助 緣 。 佛 陀 指 導 要 發 菩 提 心 , 學 菩 薩 行 。 精 進勇 猛 , 解 脫 惡 業 , 善 行 待 人 。 積 極 道 德 實 踐 , 將 會 移 風 易 俗 , 國 家 正 義 賴 以 匡 扶 , 公 民 教 育 得 以 顯 現 。 這 樣 , 善 因 不 斷 , 善 緣 持 續 , 則 善 果 自 當 回 報 。 再 能 忘 我 行 善 , 則 漸 次 進 為 淨 業 , 人 生 純 潔 、 淨 化 , 昇 華 , 距 離 般 若 之 道 不 遠 。

迦 毘 羅 國 全 國 上 下 都 放 逸 懈 怠 , 平 常 即 疏 於 操 練 ; 又 依 恃 有 佛 陀 蔭 庇 , 以 為 佛 陀 坐 在 枯 樹 下 邊 , 也 可 以 退 敵 , 那 麼 , 真 是 有 恃 無 恐 。 及 至 兵 臨 城 下 , 已 經 措 手 不 及 , 節 節 敗 退 。 終 於 , 毘 琉 璃 王 率 領 大 軍 , 長 驅 直 進 , 攻 陷 入 城 , 隨 即 封 城 屠 殺 。 士 兵 姦 淫 擄 掠 , 無 所 不 為 。 人 民 叫 苦 連 天 。

摩 訶 男 王 請 求 佛 陀 再 度 出 面 幫 忙 , 向 毘 琉 璃 王 求 情 , 網 開 一 面 , 停 止 殺 戮 。 佛 陀 拒 絕 請 求 , 認 為 無 濟 於 事 。 因 為 摩 訶 男 以 侍 婢 假 扮 公 主 , 出 嫁 他 父 王 ; 自 己 年 幼 時 也 備 受 欺 凌 。 於 是 含 恨 在 心 , 認 為 奇 恥 大 辱 , 一 定 要 報 仇 雪 恨 。 所 以 , 他 甘 冒 大 不 韙 , 不 理 會 國 際 聲 譽 , 也 要 興 兵 攻 伐 。

佛 陀 並 解 釋 : 他 一 而 再 地 坐 在 枯 樹 下 , 直 接 與 毘 琉 璃 王 對 話 , 那 只 是 報 答 祖 國 及 人 民 , 一 盡 國 民 義 務 罷 了 。 佛 陀 繼 續 教 他 , 因 果 是 要 承 擔 的 , 做 人 要 負 責 , 解 鈴 還 須 繫 鈴 人 , 應 該 懇 求 毗 琉 璃 王 停 止 屠 殺 , 開 啟 城 門 。 當 然 , 要 有 代 價 。

摩 訶 男 不 明 白 佛 陀 意 何 所 指 。

佛 陀 認 為 毘 琉 璃 王 賦 性 殘 酷 , 他 含 怨 委 屈 已 經 十 年 , 決 不 肯 罷 休 。 如 果 摩 訶 男 肯 委 曲 求 全 , 甚 至 犧 牲 生 命 , 那 麼 , 或 者 可 以 有 機 會 拯 救 子 民 於 水 深 火 熱 之 中 。

摩 訶 男 若 有 所 悟 , 謝 過 佛 陀 , 黯 然 進 見 毘 琉 璃 王 , 求 他 停 止 殺 戮 。 毘 琉 璃 王 瘋 狂 的 大 嚷 , 說 : 「 你 這 罪 魁 禍 首 , 向 朕 求 情 , 停 止 屠 城 。 還 有 甚 麼 代 價 嗎 ? 」

摩 訶 男 懂 得 潛 水 , 他 請 求 投 入 御 城 河 , 潛 水 時 間 便 開 城 , 放 人 民 逃 走 ; 直 至 潛 水 完 畢 , 游 出 水 面 , 那 就 任 從 士 兵 再 行 殺 戮 。

毘 琉 璃 王 雖 然 殘 忍 , 但 是 潛 水 的 時 間 有 多 長 呢 ? 所 以 也 答 應 了 。 於 是 , 侍 兵 把 摩 訶 男 押 落 御 城 河 , 看 著 他 投 身 下 水 。

毘 琉 璃 王 遵 約 停 止 屠 殺 , 開 啟 城 門 , 老 百 姓 倉 惶 逃 命 , 扶 老 攜 幼 , 肩 挑 抱 負 , 驚 慌 駭 懼 , 有 些 被 碰 撞 跌 倒 , 被 人 踐 踏 上 身 , 活 活 死 去 。

毘 琉 璃 王 在 城 頭 觀 看 : 慘 絕 人 寰 的 逃 亡 悲 劇 正 在 上 演 。 竟 看 得 入 神 , 津 津 有 味 。 後 來 才 發 覺 摩 訶 男 還 沒 上 岸 。 莫 不 是 浸 溺 死 了 ﹗ 也 應 該 屍 骸 浮 出 水 面 吧 ﹗ 奇 怪 。

侍 兵 搜 索 回 報 : 原 來 摩 訶 男 潛 水 , 拆 散 髮 髻 , 把 頭 髮 綁 結 在 水 底 樹 扠 , 使 身 體 不 會 浮 上 水 面 ; 在 水 底 時 間 越 長 , 人 民 逃 出 城 外 的 越 多 。 他 犧 牲 自 己 , 略 為 補 贖 當 年 驕 傲 欺 騙 的 過 失 。